落花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五言律诗

唐代李商隐

高阁客竟去,小园花乱飞。
参差连曲陌,迢递送斜晖。
肠断未忍扫,眼穿仍欲归。
芳心向春尽,所得是沾衣。

词句注释

⑴客竞去:客人竟然都离去了。

⑵参差:错落不起的样子。曲陌:曲折的小径。

⑶迢(tiáo)递(dì):高远貌。此处指落花飞舞之高远者。

⑷仍欲归:仍然希望其能归还枝头。

⑸芳心:这里既指花的精神灵魂,又指怜爱花的人的心境。

⑹沾衣:这里既指落花依依沾在人的衣服之上,又指怜爱花的人伤心而抛洒的泪滴。 [2]

白话译文

高阁上的游客们已经竞相离去;小园的春花随风凋零纷纷乱飞。
花影参差迷离接连着弯弯小径;远望落花回舞映着斜阳的余晖。
我的肝肠欲断不忍把落红扫去;望眼欲穿盼来春天却匆匆回归。
爱花惜花自然要怨春去得太早;春尽花谢所得的只是落泪沾衣。 [3]

创作背景

这首咏物诗是诗人于唐武宗会昌六年闲居永乐期间所作。当时以牛信孺为首和李德裕的一群的朋党互相倾轧,李商隐因娶王茂元之女一事,构怨于牛党的令狐鹗,因而境况很不如意。于是,便借园中的落花抒发自己忧伤身世之感。 [4]

整体赏析

首联上句写的是客去楼空,下旬写小园花飞。诗人成功地发挥了联想的技巧,运用“客竞去”写留人不住,用“花乱飞”写留春不住的艺术手法,从“竞”和“乱”中让人品味出怨有情之人却无情,恼无情之花却有情的感觉。诗里行间表达出主人在客去楼空之后对春去花落的一种怅然之感,从而使花、情、意融为一体,达到了以情致动人的目的。

颔联写离去之人由园内到园外远去的步履。上句从地理“参差”遘路崎岖不平,到“曲陌”蜿蜒曲折,一“连”字,写尽道路难行。下旬从时间着眼,“迢递”为遥远之处,送斜晖写主人长时间伫立在楼上,呆呆地瞩目远方,仿佛在送别夕阳落山,实际上是在目送不断远去的客人。第三联写落花飘零,使视线由园外转入园内,由上而下。

颈联写主人的感受,看到地上的落花越来越多,主人愁肠寸断,不忍归去,这是一种惜春的心理。下旬写眼前的事实,枝头的残花也越来越少,真是东风无情,春色难驻。不难看出,诗中透出诗人那种惜春却无奈忧伤之感。

尾联语义双关显示出高明的技巧,使人、花相结合。这里诗人感慨万分,一是叹花:多情的花朵用自己的美艳点缀春色,最终得到的却是凋落飘零沾人衣裙的结局;二是叹己:我虽有怜惜芳菲之心,然而无计留春,最终只能落得个怆然涕下,泪沾衣襟的结果。

全诗纯用白描,而落花与惜花者之神情全出,在淡淡的背景下,稀疏的笔意中,表达了诗人细致微妙的情思,把个落花季节写得愁肠寸断。不难看出,它已不是见花落泪、春归伤情的一般伤情诗了,而是比平常的伤春诗有更多的意蕴,更丰富的内涵。诗借对落花命运的怜惜,表现了诗人对一切美好事物被摧残的深深惋惜;诗人的一腔幽怨、缕缕情思在对落花深情的怜惜中含蓄婉转地透出,可谓情深韵美。诗的首尾两联,更是既得落花神韵,又意在言外地传达出诗人的情思。

诗歌是回顾漫长的文化积淀过程,首先从花开到花落,这自然界的演变过程。诗歌同人世的沧桑变换,荣枯无常,生涯浮沉的规律相契合。这从而成为生命盛衰的象征,富于哲理意味。其次花性柔弱,花开有时。自然是人类永远的认识对象和审美对象。诗人通过对花落表达出诗人身世坎坷。 [5]

名家点评

《唐诗归》:钟云:俗儒谓温、李作《落花》诗,不知如何纤媚,讵意高雅乃尔!钟云:落花如此起,无谓而有至情。谭云:调亦高(首句下)。钟云:深情苦语(“肠断”句下)。钟云:“所得”二字苦甚(末句下)。

《五朝诗善鸣集》:落花诗全无脂粉气,真是艳诗好手。

《围炉诗话》:《落花》起句奇绝,通篇无实语,与《蝉》同,结亦奇。

《李义山诗集辑评》:何焯云:起得超忽,连“落花”,看得有意,结亦双关。一结无限深情,“得”字意外巧妙。

《唐律消夏录》:客去凭栏,正无聊赖,风飘万点,不觉伤心。三四写乱飞,并写高阁,亦得神理。

《唐诗成法》:人但知赏首句,赏结句者甚少。一二乃倒叙法,故警策,若顺之,则平庸矣。首句如彩云从空而坠,令人茫然不知所为;结句如腊月二十三日夜听唱“你若无心我便休”,令人心死。

《玉溪生诗意》:“芳心”紧承五六,是进一步法。

《唐诗别裁》:题易粘腻,此能扫却臼科。

《玉溪生诗集笺注》:田兰芳曰:起超忽,连落花亦看作有情矣。结亦双关。杨守智曰:一结无限深情。

《玉溪生诗说》:宋弼云:好起结,非人所及。纪昀:起句亦非人意中所无,但不免放在中间。后面写寂莫之景耳。得神在倒跌而入。戈诗云:起句真是超绝,“眼穿”、“肠断”,吾不喜之。

《筱园诗话》:李玉溪之“高阁客竞去,小园花乱飞”,马戴之“孤云与归鸟,千里片时间”……佳处不一,皆高格响调,起句之极有力、最得势者,可为后学法式。

唐诗三百首》:花落则无人相赏,故竟去也(首二句下)。望春留而春自归(“眼穿”句下)。

《唐宋诗举要》:得神在逆折而入(首句下)。何曰:一结无限深情,“得”字意外巧妙。

《义山诗集笺注》:姚培谦说:此因落花而发身世之感也。天下无不散之客,又岂有不落之花?至客散时,乃得谛视此落花情状。三、四句,花落乡在客者。五句,花落之在斟乜者。六句,花落之犹在树者,此正波斯匿王所谓沉思谛观刹那,刹那不得留住者也。人生世间,心为形役,流浪生死,何以异此!只落得有情人一点眼泪耳。 [5][6]

作者简介

李商隐(约813—约858),唐代诗人。字义山,号玉溪生。怀州河内(今河南沁阳)人。开成(唐文宗年号,836—840年)进士。曾任县尉、秘书郎和东川节度使判官等职。因受牛李党争影响,被人排挤,潦倒终身。所作咏史诗多托古以讽时政,无题诗很有名。擅长律绝,富于文采,构思精密,情致婉曲,具有独特风格。然有用典太多,意旨隐晦之病。与温庭筠合称“温李”,与杜牧并称“小李杜”。有《李义山诗集》。

参考资料

  • 1.  彭定求 等.全唐诗(下)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6:1364
  • 2.  张少康.古诗名家诵读本·李商隐.北京: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,2001:38
  • 3.  张国举.唐诗精华注译评.长春:长春出版社,2010:721
  • 4.  田梦.李商隐诗集 插图本.济南:济南出版社,1995:104
  • 5.  邓丹 陈芝国.李商隐诗赏读.北京:线装书局,2007:42-43
  • 6.  落花(唐·李商隐)  .搜韵网[引用日期2015-09-29]
  • 7.  萧涤非 等.唐诗鉴赏辞典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1408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