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台体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五言绝句

唐代权德舆

昨夜裙带解,今朝蟢子飞。
铅华不可弃,莫是藁砧归 。

词句注释

(1)玉台体:南朝徐陵编诗选《玉台新咏》,多为艳诗或言情诗,以此得名。

(2)裙带解:古代女子裙举忽然松开为喜兆。

(3)蟢子:小蜘蛛脚长者,俗称蟢子。

(4)铅华:指脂粉。

(5)藁砧:丈夫的隐语。 [1]

白话译文

昨晚我裙带忽然松弛解开,早晨又看见蟢子双双飞来。
要赶紧描眉擦粉梳妆打扮,莫非是我的丈夫快要回来? [2]

创作背景

正盛唐过后,诗歌应如何进一步发展,这是摆在中唐诗人面前一项艰巨的任务。随着社会政治、文化思潮及审美尺度的变更,诗歌的创新已成为不可阻挡之趋势。南朝陈徐陵编的《玉台新咏》,皆在“撰录艳歌”,徐本人是当时著名的宫体诗作者,故后多以玉台体指言情纤艳之作。权德舆此诗标明“玉台体”,也是此类诗作。 [3]似乎在已被前人否定并逐渐扫清了的齐梁浮艳诗歌中,寻找诗歌创新的途径。 [4]

文学赏析

权德舆的《玉台体》其诗歌创作讲究意境的营造,追求的是恬淡自然的诗风;承袭了盛唐风骨,摹拟齐梁诗风,既标名玉台体,定是艳情诗,妇人一心等着丈夫归来,心喜而情急。 [5]但他写得感情真挚,朴素含蓄,可谓俗不伤雅,乐而不淫。 [3]

诗的前两句写的是两种喜兆接连出现。“昨夜裙带解,今朝蟢子飞。”前句写这位女子昨夜裙带自解,后旬写今天早上这女子又看见长脚的蜘蛛飞来了。裙带自解是夫归之兆,蟢子飞也是喜兆,于是这女人满心欢喜,认为丈夫真的要回来了。蟢子飞,据刘勰《新论》:“野人见蟢子飞,以为有喜乐之瑞。”诗人通过对两种喜兆的描写,把小女子那种急切、思念、惊喜的复杂心理展现得极为生动、传神,让人玩味。
诗的后两句写女子对喜兆的反应。“铅华不可弃,莫是藁砧归。”铅华,脂粉。莫是,莫不是。句意为:赶紧涂脂抹粉打扮一下吧,恐怕丈夫真的要回来了。藁砧,即稿砧,是丈夫的隐称。周祈《名义考》卷五:“古有罪者,席稿伏于椹(帖)上,以铁斩之。言稿椹则言铁矣,铁与夫同音,故隐语稿椹为夫也。”这女子见喜兆后的激动心态在诗人的笔下表现得是多么细致入微。
然而这女子的丈夫回来没有?喜兆有没有应验?这位女子最终是欢喜还是失望?诗中并没有交代。诗人只是抓住了这女子思夫的一瞬间进行渲染,把这女子的思夫之情含蓄地表达出来,给读者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,未尽之意读者自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去联想。

这首诗,文字质朴无华,但感情却表现得细致入微。象“裙带解”、“蟢子飞”,这都是些引不起一般人注意的小事,但却荡起了女主人公心灵上无法平静的涟漪。诗又写得含蓄而耐人寻味。丈夫出门后,女主人公的处境、心思、生活情态如何,作者都未作说明,但从“铅华不可弃”的心理独白中,便有一个“岂无膏沐,谁适为容”(《诗经·伯兮》)的思妇形象跃然纸上。通篇描摹心理,用语切合主人公的身分、情态,仿旧体而又别开生面。 [6]

名家点评

山东大学张忠纲《衡塘居士选编》:两见“喜兆”,即自信丈夫归来,其事可信,其情可悯!呜呼!二十字小小喜剧,包含多少思妇之悲剧。 [7]

作者简介

权德舆(759-818),字载之.天水略阳(今陕西略阳)人,以文章进身,官至礼部尚书同平章事。著有《权公文集》。年少聪慧,能做文章,开始为河南黜陟使韩洄从事。唐德宗听说他才能,召为太常博士,改做左补阙,兼制诰,进中书舍人,历礼部侍郎,三知贡举。宪宗元和初,历兵部、吏部侍郎.后做太子宾客。俄复前官,迁太常卿.拜礼部尚书,元和五年(810)拜相,三年后罢相,以检校吏部尚书,留守东都。后做太常卿,刑部尚书,出为山南西道节度使。二年,以病乞还,卒于道,年六十。赠左仆射,谥曰文。文集五十卷,今编诗十卷。 [1]

参考资料

  • 1.  江延秋.国学经典导读 唐诗三百首 :河南人民出版社,2009:145页
  • 2.  衡塘居士唐诗三百首:陕西人民出版社,1991年10月:166-167
  • 3.  衡塘居士选编,尚俊生 陈士 校注唐诗三百首新注:百花文艺出版,1994年1月:450-451
  • 4.  孟二冬.试论齐梁诗风在中唐时期的复兴:烟台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, 1990 年02期
  • 5.  衡塘居士唐诗三百首:海南国际新闻出版社,1994年11月:168
  • 6. 《唐诗鉴赏大全集》编委会.唐诗鉴赏大全集 珍藏本:中国华侨出版社, 2010:356-358
  • 7.  衡塘居士选编,张忠纲评注.唐诗三百首评注:齐鲁书社,1998年4月:398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