赠阙下裴舍人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七言律诗

唐代钱起

二月黄莺飞上林,春城紫禁晓阴阴。
长乐钟声花外尽,龙池柳色雨中深。
阳和不散穷途恨,霄汉长怀捧日心。
献赋十年犹未遇,羞将白发对华簪。

词句注释

⑴阙下:宫阙之下,指帝王所居之地。阙是宫门前的望楼。裴舍人:生平不详。舍人:指中书舍人,其职责是草拟诏书,任职者须有文学资望。

⑵黄莺:一作“黄鹂”。上林:指上林苑,汉武帝时据旧苑扩充修建的御苑。此处泛指宫苑。

⑶紫禁:皇宫。一作“紫陌”。阴阴:一作“沈沈”。

⑷长乐:即长乐宫。西汉主要宫殿之一,在长安城内。这里借指唐代长安宫殿。

⑸龙池:唐玄宗登位前王邸中的一个小湖,后王邸改为兴庆宫,玄宗常在此听政,日常起居也多在此。

⑹阳和:指二月仲春,与开头二月相应。

⑺霄汉:指高空。长怀:一作“长悬”。

⑻献赋:西汉时司马相如向汉武帝献赋而被进用,后为许多文人效仿。此指参加科举考试。遇:遇时,指被重用。

⑼华簪:古人戴帽,为使帽子固定,便用簪子连帽穿结于发髻上。有装饰的簪,就是华簪,是达官贵人的冠饰。 [1][2-3]

白话译文

二月天黄莺鸟飞到上林苑,春天早上紫禁城郁郁葱葱。
长乐宫钟声消逝在花丛外,龙池杨柳沐春雨翠色更深。
和煦春日也难消穷途遗恨,耿耿胸中永怀着捧日忠心。
献赋十年至今仍未得恩遇,如今白发丛生羞对裴舍人。 [4]

创作背景

这是一首投赠诗,是作者落第期间所作,献诗给在朝姓裴的中书舍人。在唐代,皇帝身边的职官,有通事舍人、起居舍人、中书舍人。这些“侍从之臣”每天都要随侍皇帝左右,过问机密大事,其实际权力范围很大。此诗的弦外之音,是希望裴舍人给予援引。 [3]

文学赏析

此诗的开头四句,诗人并未切入正题,像不经意地描绘了一幅艳丽的宫苑春景图:早春二月,在上林苑里,黄鹂成群地飞鸣追逐;紫禁城中春意盎然,拂晓时分,在树木葱茏之中,洒下一片淡淡的春阴。长乐宫的钟声飞过宫墙,飘到空中,又缓缓散落在花树之外。那曾是玄宗皇帝居住之地的龙池,千万株杨柳,在细雨中越发显得苍翠欲滴。这四句诗,写的都是皇宫苑囿殿阁的景色。

这四句并不是为写景而写景,诗人的目的,是在“景语”中烘托出裴舍人的特殊身份地位。由于裴舍人追随御辇,侍从宸居,就能看到一般官员看不到的宫苑景色。当皇帝行幸到上林苑时,裴舍人看到上林苑的早莺;皇帝在紫禁城临朝时,裴舍人又看见皇城的春阴晓色;裴舍人草诏时,更听到长乐宫舒缓的钟声;而龙池的柳色变化及其在雨中的浓翠,自然也是裴舍人平日所熟知的。四种景物都若隐若现地使人看到裴舍人的影子。可见,虽然没有一个字正面提到裴舍人,但实际上句句都在恭维裴舍人。恭维十足,却又不露痕迹,可见手法高妙。

接下来诗人笔锋一转,并写到请求援引的题旨上。颈联自伤不遇,表明愁云难散,虽然如此,作者还是表示自己有一颗为朝廷做事的衷心。最后一联,紧承上联,继续诉说“穷途”之恨。“十年犹未遇”中的“十”字虽是虚指,但也极言时间之长,接着又用了一个“犹”字,更充分地反映了他的求官心切之情。按此逻辑,下句应该是扼腕疾呼了,但诗人却自怨自艾了,用了一个“羞”字加以缓和。这最后一句非常巧妙。它一方面写出自己请求裴舍人援引之意;另一方面又对戴华簪的舍人寄予羡慕、恭维之情。这一句尽管说得很委婉,但诗人那种“求田问舍”的情状,则细致入微地表达出来了,意思说得很清楚,但言语含蓄婉转,保持了一定的身份。

这首诗,通篇表示了一种恭维、求援之意,却又显得十分隐约曲折,尤其是前四句,虽然是在恭维,由于运用了“景语”,便不觉其庸俗了。由此颇见钱起娴熟的艺术技巧。全诗富丽精工,又不流于藻饰堆砌,十分难得。 [3][5]

名家点评

《批点唐诗正声》:禁体极为佳语,贵在有无点缀。

《唐诗广选》:刘会孟曰:有情、有味,有体,色深可观。

《唐诗镜》:中唐七律时见偃纵,故体格不严。

《诗源辨体》:气亦不薄。

《唐风定》:天然富丽,气象宏远,文房之所不及。

《唐诗评选》:“花外尽”,乃以写花蹊之远,借钟作假,对以灵绝。

《载酒园诗话又编》:昔人推钱诗者,多举“长乐钟声花外尽,龙池柳色雨中深”。予以二语诚一篇警策,但读其全篇,终似公厨之馔,餍腹有余,爽口不足,去王维、李颀尚远。

《唐诗绎》:通首逐层顶接,丝缕细密。

《唐诗贯珠》:法脉细极。

《增订唐诗摘钞》:“花外尽”者,不闻于外也;“雨中深”者,独蒙其泽也。

《唐诗别裁》:诗格近李东川(首句下)。

《唐诗成法》:前半羡舍人之得志,后半伤己之不遇。

《网师园唐诗笺》:华赡,更余风致(“长乐钟声”一联下)。

《大历诗略》:颔联比兴微妙,非徒丽句也。结似气尽,然向达官而叹老嗟卑,此岂无意耶?

《历代诗法》:工致流丽,中唐佳律也。

《唐诗笺注》:上四句从阙下想象着笔,下半悲不遇,故有“羞对华簪”之句。

《唐诗向荣集》:钟声从里面一层一层想出来,柳色从外面一层一层看进去,才觉得“尽”字、“深”字之妙,而神韵悠长,气味和厚,殊难遽造此诣,宜当时之脍炙人口。

唐诗三百首》:句句从阙下生情。

《唐诗笺要》:气格虽逊宝应以前,而不落软媚。员外之雄迈,所以直继右丞也。

《匡山丛话》:“长乐钟声花外尽,龙池柳色雨中深”,不减盛唐之音。

《昭昧詹言》:前四句写阁景气象,真朴自然,不减盛唐王摩诘,后四句托赠常语,平平耳。

《唐诗五七言近体五七言绝句选评》:何减东川风调?唯结意平直。 [6]

参考资料

  • 1.  彭定求 等.全唐诗(上)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6:602
  • 2.  于海娣 等.唐诗鉴赏大全集.北京:中国华侨出版社,2010:216-217
  • 3.  萧涤非 等.唐诗鉴赏辞典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637-638
  • 4.  蘅塘退士 等唐诗三百首·宋词三百首·元曲三百首.北京:华文出版社,2009:160
  • 5.  刘扬.以乐景写哀——读钱起《赠阙下裴舍人》[J].课外语文,2010,11
  • 6.  裴舍人(唐·钱起) .搜韵网[引用日期2014-08-04]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