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七言律诗

唐代高适

嗟君此别意何如,驻马衔杯问谪居。
巫峡啼猿数行泪,衡阳归雁几封书。
青枫江上秋帆远,白帝城边古木疏。
圣代即今多雨露,暂时分手莫踌躇。

词句注释

⑴峡中:此指夔州巫山县(今属重庆)。

⑵谪(zhé)居:贬官的地方。

⑶巫峡:地名,在今重庆市巫山县东。古民谣《巴东三峡歌》: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。”

⑷衡阳:地名,今属湖南。相传每年秋天,北方的南飞之雁,至衡阳的回雁峰,便折回北方。这是由长沙想到衡阳,意思要王少府至长沙后多写信来。

⑸青枫江:地名,在花溪。秋帆:指秋风吹着小舟,送友人远去。 [2]

白话译文

此次离别不知你们心绪何如,停住马饮酒询问被贬的去处。
巫峡猿猴悲啼令人伤心流泪,衡阳的归雁会为我捎来回书。
秋日青枫江上孤帆远远飘去,白帝城边黄叶飘零古木稀疏。
圣明朝代如今定会多施雨露,暂时分手希望你们不要踌躇。 [2]

创作背景

此诗作年究在何时,已难以考定。旧编在《同陈留崔司户早春宴蓬池》诗后,可能是高适在封丘尉任内,送别遭贬的李、王二少府(唐时县尉的别称)往南方之作。 [2][3]

文学赏析

这是一首送别诗,同时也是一首边塞诗,同时送别两人,且两人均为遭贬而迁。

首联“嗟君此别意何如,驻马衔杯问谪居。”诗人首先抓住二人都是遭贬,都有满腹愁怨,而眼下又即将分别这一共同点,以深表关切的问句开始,表达了对李、王二少府遭受贬谪的同情,以及对分别的惋惜。“嗟”是叹息之声,置于句首,贬谪分别时的痛苦已不言而喻。“此别”、“谪居”四字,又将题中的“送”和“贬”点出,轻灵自然,不着痕迹。作者在送别之地停下马来,与李、王二少府饮酒饯别,“意何如”、“问谪居”,反复致意,其殷切珍重之情,显而易见,一开篇就以强烈的感情,给读者以深刻的印象。无怪乎方东树在《昭昧詹言》中说:“常侍(即高适)每工于发端。”中间两联针对李、王二少府的现实处境,从二人不同的贬谪之地分别着笔,进一步表达对他们的关心和安慰。

“巫峡啼猿数行泪,衡阳归雁几封书?”上句写李少府贬峡中。当时,这里路途遥远,四野荒凉,《巴东三峡歌》曰: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。”诗人设想李少府来到峡中,在这荒远之地听到凄厉的猿啼,不禁流下感伤的眼泪。下句写王少府贬长沙。衡阳在长沙南面,衡山有回雁峰,传说北雁南飞至此不过,遇春而回。归雁传书是借用苏武雁足系书故事,但长沙路途遥远,归雁也不能传递几封信。

“青枫江上秋帆远,白帝城边古木疏。”上句想象长沙的自然风光。青枫江指浏水,在长沙与湘江汇合。这句写李少府到了长沙,在秋高气爽的季节,望着那明净高远、略无纤尘的蓝天,自然会洗尽烦恼。下句想象夔州(即今四川奉节县)的名胜古迹。白帝城为西汉公孙述所筑,在夔州,当三峡之口。这句写王少府到了峡中,可以去古木参天、枝叶扶疏的白帝城凭吊古迹,以求慰藉。

这四句情景相融,结合得自然巧妙,有一种苍凉中饱含亲切的情味。所写之境,从巫峡到衡阳,从青枫浦到白帝城,十分开阔,而分写二人,更显出作者的艺术匠心。

作者在两联中,一句写李、一句写王,然后一句写王、一句写李,错综交织,而井然不乱,并且采用了“互文”这种修辞手法中的对句互见的方法,在一联中上句隐含着下句,下句隐含着上句,“巫峡”一联上句写贬谪荒远的凄凉,下句说要多通音信,表面看是对李、王分开讲的,实际上是对两人共同而言。同样,“青枫江”一联上句说流连光景,下句说寻访古迹,实际也是对二人共同讲的。这样,在精炼的字句中,包含了丰富的内容,既照顾到了二人不同的地点,又表达了对双方一致的情意,诗人巧妙的处理,使写分送二人的困难迎刃而解,收到了很好的效果。

最后一联:“圣代即今多雨露,暂时分手莫踌躇。”诗针对李、王二少府远贬的愁怨和惜别的忧伤,进行了语重心长的劝慰,对前景作了乐观的展望。圣代雨露,是古代文人诗中的惯用之语,这里用来和贬谪相连,也还深藏着婉曲的微讽之意。重点是在后一句“暂时分手莫踌躇”。全诗在这里结束,不仅与首联照应,而且给读者留下无尽的遐思。

叶燮在《原诗》中,曾经指责此诗中间两联连用四个地名太多。其实,高适此诗情真意挚而又气势健拔,虽然连用了四个地名,但对诗意并无影响,反而使意境显得更为开阔。 [3]

名家点评

盛传敏《碛砂唐诗纂释》卷二:中联(指中间二联)以二人谪地分说,恰好切潭峡事,极工确,且就中便含别思。”

《瀛奎律髓》:中四句指士俗所尚,末句开以早还,亦一体也。

《唐诗援》:似怨似嘲,大无聊赖。

《批选唐诗》:清宛流畅,不损天真。

《唐诗选》:中联以二人谪地分说,恰好切峡中、长沙事,何等工确,目就中便含别态。末复收拾,以应起句。

《唐诗选脉会通评林》:周珽曰:脉理计线错落,自不知所内来。周敬曰:造联天然巧制,结撰相慰情真。

《唐诗摘钞》:此虽律诗八句,其实一席老炼人情世故说话也。

《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》:“驻译衔杯”一连五句,俱承“嗟君此别”来,惟其嗟之,是以问之,而巫峡、长沙种种不堪之景况,皆足令人扼腕,是朋友之情所必至也。“圣代”“即今”二句紧照“意何如”三字。唯其嗟之,是以宽之慰之,丁宁苦诚之。

《唐三体诗评》:“几封书”乃对“暂”字,五六则言瞻望伫立之情也。中二联工整中仍错综变换。

《唐体肤诠》:中四句景物如何分虚实先后?盖“巫峡”二句于景中寓事,便为实中之虚,且承谪居意下,其势宜在前;后联可不烦言而解矣。

《唐诗笺要》:只似送一人,唐人高脱处(首句下)。

《而庵说唐诗》:“青枫汗上秋天远,白帝城边古木疏”,青枫江在长沙,内帝城在峡中。峡中远,长沙近;工少府先到,李少府后到。计其到时、王少府当在秋尽,故云“秋天远”;李少府当在冬初,故云“古木疏”:真做到极尽义处。

《唐贤三昧集笺注》:唤起法,须知不可滑易。中四句不可全写景,后人便不管。第七句提振得起,到后来老杜“西蜀地形天下险”、“鱼龙寂寞秋江冷”,则更挥斥沉顿矣。

沈德潜《唐诗别裁》:连用四地名,究非律诗所宜。五六浑言之,斯善矣。

《瀛奎律髓汇评》:冯班:中二联从次句生下。何义门:中四句神往形留,直是与之俱去。结句才非世情常语,乃嗟惜之极致也。纪昀:通体清老,结更和平不逼。

《湘绮楼说诗》:“巫峡啼猿数行汨,衡阳归雁几封书”,二联选声配色,开晚唐一派。

高步瀛《唐宋诗举要》:吴汝纶曰:起得丰神(首句下)。又曰:分疏有色泽敷佐,便不枯寂(“巫峡啼猿”联下)。又曰:意思沉着。又曰:一气舒卷,复极高华朗曜,盛唐诗极盛之作。 [3][4]

作者简介

高适,唐代诗人。字达夫,一字仲武,渤海蓚(今河北景县)人。早年仕途失意。后来客游河西,先为哥舒翰书记,后历任任淮南、四川节度使,终散骑常侍。封渤海县侯。其诗以七言歌行最富特色,笔力雄健,气势奔放。边塞诗与岑参齐名,并称“高岑”,风格也大略相近。有《高常待集》。 [5]

参考资料

  • 1.  彭定求 等.全唐诗(上)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6:504
  • 2.  蘅塘退士 等唐诗三百首·宋词三百首·元曲三百首.北京:华文出版社,2009:148
  • 3.  周啸天.唐诗鉴赏辞典补编.成都:四川文艺出版社,1990:194-196
  • 4.  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(唐·高适) .搜韵网[引用日期2014-08-04]
  • 5.  萧涤非 等.唐诗鉴赏辞典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1402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