征人怨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七言绝句

唐代柳中庸

岁岁金河复玉关,朝朝马策与刀环。
三春白雪归青冢,万里黄河绕黑山。

词句注释

⑴征怨:一本作“征人怨”。

⑵岁岁:年复一年,年年月月。金河:即黑河,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城南。玉关:即甘肃玉门关。

⑶朝(zhāo)朝:每天,日日夜夜。马策:马鞭。刀环:刀柄上的铜环,用以喻征战之事。

⑷三春:春季的三个月或暮春,此处为暮春。青冢:指西汉时王昭君的坟墓,在今呼和浩特市之南,当时被认为是远离中原的一处极僻远荒凉的地方。传说塞外草白,惟独昭君墓上草色发青,故称青冢。

⑸黑山:一名杀虎山,在今呼和浩特市东南。 [2][3]

白话译文

年年岁岁戍守金河保卫玉关,日日夜夜挥舞马鞭手握刀环。
时届暮春白雪飘飞归来塞外,万里奔波渡过黄河绕过黑山。 [3][4]

创作背景

此诗约作于唐代宗大历年间(766~779年),当时吐蕃、回鹘多次侵扰唐朝边境,唐朝西北边境不甚安定,守边战士长期不得归家。诗中写到的金河、青冢、黑山,都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境内,唐时属单于都护府。由此可以推断,这首诗是为表现一个隶属于单于都护府的征人的怨情而作。 [2]

整体赏析

这是一首传诵极广的边塞诗。全诗四句,一句一景,表面上似乎不相连属,实际上却统一于“征人”的形象,都围绕着一个“怨”字铺开。

开头两句就时记事,说的是:年复一年,东西奔波,往来边城;日复一日,跃马横刀,征战不休。金河在东而玉门关在西,相距很远,但都是边陲前线。马策、刀环虽小而微,然而对于表现军中生活来说却有典型性,足以引起对征戍之事的一系列的联想。这两句“岁岁”“朝朝”相对,“金河”“玉关”,“马策”“刀环”并举,又加以“复”字、“与” 字,给人以单调困苦、不尽无穷之感,怨情自然透出。

前两句从“岁岁”说到“朝朝”,似乎已经把话说尽。然而对于满怀怨情的征人来说,这只是说着了一面。他不仅从那无休止的时间中感到怨苦之无时不在,而且还从即目所见的景象中感到怨苦之无处不有,于是又有了第三句:“三春白雪归青冢。”时届暮春,在苦寒的塞外却 “春色未曾看”,所见者唯有白雪落向“青冢”而已,境象肃杀凄绝。末句写边塞的山川形势:滔滔黄河,绕过沉沉黑山,复又奔腾向前。黄河和黑山相隔甚远,这里不可坐实理解。上句说到青冢,这里是写征人从青冢联想到其附近的黑山,并用一个“绕”字牵合,寄寓绵绵怨情。结尾两句写景,似与诗题无关,其实都是征人常见之景,常履之地,因而在白雪青冢与黄河黑山这两幅图画里,既显示了征戍之地的寒苦与荒凉,也表明了征人转战跋涉的苦辛。诗虽不直接发为怨语,而蕴蓄于其中的怨恨之情足以产生回肠荡气的效果。

此诗通篇不着一个“怨”字,却又处处弥漫着怨情。诗人抓住产生怨情的缘由,从时间与空间两方面落笔,让“岁岁”“朝朝”的戎马生涯以及“三春白雪”与“黄河”“黑山”的自然景象去现身说法,收到了“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”(司空图《二十四诗品》)的艺术效果。

在语言运用方面,这首诗的谨严工整也历来为人称道。全诗不仅每句自对(如首句中的“金河” 对“玉关”),又两联各自成对。后一联的对仗尤其讲究:数字对(“三”“万”)与颜色对(“白”“青”“黄”“黑”)同时出现在一联之中;颜色对中,四种色彩交相辉映,使诗歌形象富于色泽之美;动词“归”“绕”对举,略带拟人色彩,显得别具情韵。这样精工的绝句,的确是不多见的。 [2][4][3]

历代点评

乔亿《大历诗略》:“工对不板。洗发‘怨’字偏壮丽。”

宋顾乐《唐人万首绝句选评》:“直写得出,气格亦好。”

俞陛云《诗境浅说续编》:“四句皆作对语,格调雄厚。前二句言情;后二句写景,嵌‘白’‘青’‘黄’‘黑’四字,句法浑成。” [5]

作者简介

柳中庸 (?~约775),唐代诗人。名淡,中庸是其字,河东(今山西永济)人,为柳宗元族叔。大历年间进士,曾授洪府户曹,不就。萧颖士以女妻之。与弟中行并有文名。与李端为诗友。《征人怨》是其流传最广的一首诗。《全唐诗》存其诗十三首。 [6]

参考资料

  • 1.  彭定求 等.全唐诗(上)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6:645
  • 2.  萧涤非 等.唐诗鉴赏辞典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672-673
  • 3.  蘅塘退士 等唐诗三百首·宋词三百首·元曲三百首.北京:华文出版社,2009:79
  • 4.  张国举.唐诗精华注译评.长春:长春出版社,2010:394-395
  • 5.  陈伯海.唐诗汇评(中).杭州:浙江教育出版社,1995:1371-1372
  • 6.  萧涤非 等.唐诗鉴赏辞典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1405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