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宫词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七言绝句

唐代白居易

泪湿罗巾梦不成,夜深前殿按歌声。
红颜未老恩先断,斜倚熏笼坐到明。

词句注释

⑴泪湿:犹湿透。湿:一作“尽”。罗巾:丝制手巾。

⑵前殿:正殿。按歌声:依照歌声的韵律打拍子。

⑶红颜:此指妃子。恩:指皇帝对她的恩宠。

⑷倚:靠。熏笼:覆罩香炉的竹笼。香炉用来熏衣被,为宫中用物。 [1][2]

白话译文

丝帕揩尽眼泪,好梦却难做成;
深夜,前殿传来有节奏的歌声。
红颜尚未衰老,恩宠却已断绝;
她独倚着熏笼,一直坐到天明。 [2]

文学赏析

这首诗是代宫人所作的怨词。前人曾批评此诗过于浅露,这是不公正的。诗以自然浑成之语,传层层深入之情,语言明快而感情深沉,一气贯通而绝不平直。

诗的主人公是一位不幸的宫女。她一心盼望君王的临幸而终未盼得,时已深夜,只好上床,已是一层怨怅。宠幸不可得,退而求之好梦;辗转反侧,竟连梦也难成,见出两层怨怅。梦既不成,索性揽衣推枕,挣扎坐起。正当她愁苦难忍,泪湿罗巾之时,前殿又传来阵阵笙歌,原来君王正在那边寻欢作乐,这就有了三层怨怅。倘使人老珠黄,犹可解说;偏偏她盛鬓堆鸦,红颜未老,生出四层怨怅。要是君王一直没有发现她,那也罢了;事实是她曾受过君王的恩宠,而现在这种恩宠却无端断绝,见出五层怨怅。夜已深沉,濒于绝望,但一转念,犹翼君王在听歌赏舞之后,会记起她来。于是,斜倚熏笼,浓熏翠袖,以待召幸。不料,一直坐到天明,幻想终归破灭,见出六层怨怅。一种情思,六层写来,尽缠绵往复之能事。而全诗却一气浑成,如笋破土,苞节虽在而不露;如茧抽丝,幽怨似缕而不绝。短短四句,细腻地表现了一个失宠宫女复杂矛盾的内心世界。夜来不寐,等候君王临幸,写其希望;听到前殿歌声,君王正在寻欢作乐,写其失望;君恩已断,仍斜倚熏笼坐等,写其苦望;天色大明,君王未来,写其绝望。泪湿罗巾,写宫女的现实;求宠于梦境,写其幻想;恩断而仍坐等,写其痴想;坐到天明仍不见君王,再写其可悲的现实。

全诗由希望转到失望,由失望转到苦望,由苦望转到最后绝望;由现实进入幻想,由幻想进入痴想,由痴想再跌入现实,千回百转,倾注了诗人对不幸者的深挚同情。 [3]

名家点评

《诗人玉屑》:诗有句含蓄者,老杜曰:“勋业频看镜,行藏独倚楼”……有句意俱含蓄者,如《九日》诗曰:“明年此会知谁健,更把茱萸子细看”……又白乐天云:“泪满罗巾梦未成……”

《唐诗选脉会通评林》:徐用吾曰:浅易中有思致。何仲德为富艳体。周珽曰:色衰宠弛,情之常也。红颜未老而恩先断,非有夺爱在中,即为谗妒使然也。闻歌而泪尽,梦不成而坐到明,一腔幽思,谁得知之?怀才未试,贬黜旋及,何以异此!

《唐人万首绝句选评》:极直致而味不减,所以妙也。

《精选评注五朝诗学津梁》:十分幽怨,十分寂寞,禁宫中辄唤奈何。

《诗境浅说续编》:作宫词者,多借物以寓悲。此诗独直书其事,四句皆倾怀而诉,而无穷幽怨皆在“坐到明”三字之中。

《唐人绝句精华》:白诗每喜作快语、尽语,如“红颜”句,皆嫌快,嫌尽,不免刻露。 [4]

作者简介

白居易(772~846),唐代诗人。字乐天,号香山居士。生于河南新郑,其先太原(今属山西)人,后迁下邽(今陕西渭南东北)。贞元进士,授秘书省校书郎。元和年间任左袷遗及左赞善大夫。后因上表请求严缉刺死宰相武元衡的凶手,得罪权贵,贬为江州司马。长庆初年任杭州刺史,宝历初年任苏州刺史,后官至刑部尚书。在文学上,主张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”,是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。其诗语言通俗,人有“诗魔”和“诗王”之称。和元稹并称“元白”,和刘禹锡并称“刘白”。有《白氏长庆集》传世。 [5]

参考资料

  • 1.  彭定求 等.全唐诗(下)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6:1101
  • 2.  吴大奎 马秀娟.元稹白居易诗选译.成都:巴蜀书社,1991:258-259
  • 3.  赖汉屏 等.唐诗鉴赏辞典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902
  • 4.  后宫词(唐·白居易  .搜韵网[引用日期2014-08-27]
  • 5.  萧涤非 等.唐诗鉴赏辞典.上海 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1406
avatar